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井剪纸

小小的井,深深的心,溶入一片蓝蓝的天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好很多,喜交朋友,性格时时深沉,时时奔放,不善口才,为人真诚,重情好友,极易受骗上当,生活多姿多彩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 中药演义 第九十回 铁秤陀荒年饿馁 红内消病羸头白  

2011-07-04 20:59:48|  分类: 工作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药演义 第九十回 铁秤陀荒年饿馁 红内消病羸头白

当归一药,性喜凉冷湿润,故宜选土层深厚之砂腐土质,采用种子繁殖。万宁向炎帝回禀。


  当归为多年生草本,其种植时间南北各不同期。江北如甘凉地区,当六月下种;江南如云贵之域,则当八月下种。其方法为先播撒种子育苗,覆土以盖没种子为限,其上再盖一层约一寸厚之干草。每亩约播种子十至十二斤。出苗后将盖草挑松,立秋后选阴天除去盖草。苗出齐后,过密处应进行间拔。北方约十月初,南方约十一月末,将苗挖出,贮藏于阴凉干燥处。第二年开春解冻后,平整土地,挖穴栽苗,穴距六七寸,每穴三苗,苗栽后覆土浇水;南方则穴距二尺,半月形穴栽,每穴十苗。当苗高七至九寸时,追肥培土。移栽至当年霜降前采挖其根,先通风晾至半干,然后微火烘烤至八成干后,再晒干即可。


  万宁讲到此处,顺便说道:与当归药力相近、更具补血作用的何首乌,其栽培虽也喜欢湿润环境,但却宜温暖而忌水浸,故宜选排水良好之砂质土壤栽培。炎帝赶紧问:何首乌是什么药?恰好在登山架旁有一片藤蔓植物,万宁便指着道:那藤状植物名叫夜交藤,其下有臃肿的根,便是何首乌。炎帝近前观赏,只见其茎相互缠绕,上部分枝较多,色呈紫红,窄卵形叶片,长二三寸而宽约寸半,白色小花一串一串地长于主枝之上。炎帝摘一节藤蔓嚼嚼,微有甘味而无奇。万宁顺口道:养心安神夜交藤,养血滋肝性甘平,能除身疼祛风湿,外洗疮癣瘙痒宁。炎帝道:内服外用,均能治病,真乃良药。万宁又道:疗效最佳者,还是其粗大的宿根。它补血较当归更为明显,益精而更调冲任。炎帝当即好奇地问:调理冲脉、任脉,在本王所知药物中,此药尚属先例,望贤契将其药性详加阐述。万宁乃道:回大王,苦涩甘温何首乌,补益肝肾精血枯,生者通便解疮毒,瘰疬疮痈结核诛。它用于精血亏虚之头晕眼花、须发早白、腰酸腿软、遗精健忘及妇人崩漏带下,既滋养又收敛,不寒不热,不燥不腻;而生用时,又能截疟,治疗寒热定时发作,更能润肠通便,医治各种外科肿物,其鲜者解毒润肠之力更宏。干者称为生首乌;若与黑豆同煮拌蒸,即何首乌也称制首乌或熟首乌。万宁说毕,炎帝马上道:听贤契适才所言,本王方始豁然开悟。此药名曰首乌,概首者头也,泛指头面、须发;乌者黑也,应指须发乌黑。然名前冠以字,尚属费解。万宁接道:大王如有兴趣,在下愿道其详。炎帝说道:切勿客气,本王洗耳恭听。万宁道遵命后,讲说出何首乌之来历。


  从前,在荆山脚下,住着一对夫妇。丈夫叫铁秤陀,五大三粗,生性莽撞。妻子名红内消,娇小瘦弱,性情粗鲁。他二人真是情趣相得,意气相投,花钱不数数,吃喝不顾后。常言道:穿不穷,吃不穷,计划不到一世穷。不几年光景,两人的境况日衰一日,到最后竟然一贫如冼。尽管他俩起早贪黑,拿轻扛重,万般辛劳,但却总是有了一顿穷,没了干瞪眼。几经饥饿劳役,铁秤陀也变成了木秤杆,红内消更见魂魄消。最严重的还是原本娇弱的妻子,只见她容颜枯槁,大肉陷下,发焦毛耸,形销骨立,渐渐地面色憔悴,褐斑满脸。更有甚者,每次月事潮汛时,哩哩啦啦没完没了,有时出血一直拉扯到下月。腿软腰困,少腹胀坠,头晕疲惫,头发脆萎脱落不说,竟逐渐满头花白;铁秤陀虽比红内消好些,但也简直换了人样。这对三十多岁的人,双双成了白头翁,看上去就像五六十岁模样。再过些时日,红内消心慌气短加重,常欲睡卧而又难以入寐。铁秤陀也时而惊悸,时而失眠。


  屋漏偏遭连夜雨,逆水更遇打头风。就在他夫妇二人萎顿不堪时,天下大旱,树草枯萎。铁秤陀把周围的草根、树皮都挖光剥尽时,身边屋周已再无丝毫可以果腹之物。他强打精神,摇摇晃晃地来在房后山架底下,忽然看到荒沟边上爬着一片藤蔓,叶子虽已蔫啦吧叽,但仍可见绿色,小枝虽看上去红紫,但仍柔嫩。他喜出望外,如获至宝般地用尽力气去拉拔。由于用劲过猛,一下子从土中带出一块肥大的根来。这根有禾把般粗细,约摸二三寸长,外皮暗棕略带红色,有的地方平滑,有的地方凸起。他双手用力一掰,里面呈暗红色,似有颗粒状。常言道饥不择食,他顺手放入口中大嚼。几口过后,饥饿大减,方觉此物初咬时脆硬,再嚼时细腻,味道虽甜,但又带着苦涩。他自言自语道:哼!苦就苦点儿,也不太苦,能吃就行。说着又挖了二十余块,连同那拔好的一捆藤蔓,一起背回家中。不等进门,铁秤陀便粗着嗓门大喊道:浑家,这可有吃的啦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